• 注册
  • BBS 焦虑知识 关注:1 内容:33

    焦虑症中医的病机穊述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尊贵铂金
    VIP4

    概括现代中医界学者对焦虑症的病机认识,大致可分为实证、虚证和虚实夹杂三个方面。(-)实证

    孙松涛认为焦虑患者最常岀现急躁易怒、胸胁胀痛等症,究其原因多是由于邪入少阳,肝胆失和,而致肝郁气滞,郁久化火,进而扰乱心神所致。张莉认为焦虑症当属中医郁病范畴,是情志障碍的一种,与肝胆的生理功能密切相关,多因邪人少阳,肝失疏泄,气机郁滞,郁而化热,热邪扰乱心神而出现焦虑症状赵志升将焦虑症的病因病机归纳为气机郁滞,气滞则影响机体水液代谢,津液凝聚为痰,痰气交阻,扰乱心神,而致心神失养。黄敏认为患者平素思虑过度,所愿不遂,而致肝气郁滞,若不能及时有效地调节,则郁而化热,热邪又可扰乱心神,而出现情绪低落、急躁易怒、心悸、健忘、失眠等症。刘荔认为情志忧郁肝失疏泄,有余之气日久化火,炼液成痰,气、痰、热互结,蒙蔽心神。余崇华结合临床经验,认为焦虑症的病机多为忧愁思虑过久,致肝郁气滞,气滞日久可影响机体水液代谢,聚而生痰,痰气互结,久之气病及血,影响血液运行而出现血瘀,进而可产生焦虑症状。

    可以看出,从实论治本病者,主要围绕“肝一气机失常一焦虑”来阐释焦虑症,强调气机失调在焦虑症发病机制中的重要作用,这符合《素问·举痛论》“惊则气乱……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归,虑无所定,故气乱矣”的经旨。

    (二)虚证

    另有一些医家则认为焦虑症的基本病机应为脏腑的功能失调,以虚为本。黄淑贞等认为焦虑症患者平素思虑过度,长期悲忧,或大病久病之后,极易损伤心脾,导致脾失健运,气血生化乏源,而成心脾气血亏虚之证。所以提出焦虑症当以心脾两虚、气血不足为其主要病机。吴洁认为,焦虑症的根源在肾,肾虚是其发病的前提。她认为人的精神活动的物质基础是人体所藏之精气,而精气是大脑活动的物质基础。肾之精气(包含肾阴和肾阳)的盛衰直接关系到脑髓的盈亏及大脑功能的正常发挥,主张临床应用巴戟天、熟地黄、肉苁蓉等补肾填精之品治疗焦虑症。朱磊等认为焦虑症与个人体质、遗传等因素有关,若素体肾精亏虚,髓海空虚,则导致神机失常,症状可见急躁易怒、担心害怕、焦虑、记忆力下降、失眠等,躯体表现主要有心悸、胸闷、多汗、乏力、腰酸背痛等,治以补肾健脑,强精益髓为主。闫福庆将焦虑症的中医辨证分型归为心肺阴虚内热,将其病机阐述为邪热内侵,复阴血不足,心神失养所致,这观点与《金匮要略》所记载的百合病的病机一致。丁瑛认为焦虑症病机为肝血亏虚则胆气亦虚,决断失职。古金光等认为情志不遂、忧思无度,心之气血耗伤,可致胆气亏虚;若损及阴精,心、胆、肝、肾均可受累,阴不制阳,虚火扰动,使神志失常

    (三)虚实夹杂证

    较多医家从虚实夹杂论治此病,认为焦虑症不论病初为实,病后为虚,还是本虚标实,其病因都不单纯是实证或虚证。如耿东等对200例广泛性焦虑症患者证候进行统计分析,结果发现,纯实证16例(占8%)、纯虚证15例(占7.5%)

    虚实夹杂证169例(占84.5%)

    郭蓉娟等认为焦虑症的病机演变过程主要为肝郁气滯滞,日久则化火伤阴,心失所养,神志不安;若病久失治误治,亦可形成兼夹证,如痰热内扰证、心脾两虚证等。梁小赤等认为焦虑紧张、惶惶不可终日、坐立不安等症状,究其中医病理机制为五志过极,脏腑气机失调,日久则暗耗阴血,虚火内生,表现为阴虚火旺之证。杨凤珍等认为,焦虑、抑郁障碍或共病情况下,通常多脏受累,或上盛下虚或阴阳寒热虚实错杂。其中,三焦气机郁结或失调,特别是肝胆升发疏泄和脾胃升降枢机紊乱,在“郁”的病机形成中起关键作用;心肝肺郁热、阴血耗伤心肾不交,或气血亏虚、心胆虚怯,导致心神不安或浮越,是形成“急”的病机主要基础;湿阻、痰浊、水饮、血瘀、寒盛、火热、阳亢、动风等则是心身疾病重要病理环节或产物;久病五脏精气血阴阳虚损、脾肾元气虚衰则为心身疾病发

    展之终极。这种病机观与林佩琴提岀的“七情内起之郁,始而伤气,继必及血,终乃成劳”(《类证治裁》)一致

    张建军对焦虑症的病因病机进行了系统的归纳,认为脏腑功能失调、气血失和是焦虑症产生的根本所在,而七情过极是引发焦虑症产生的主要诱因。其发病主要与心、肝、胆三者关系最为密切,基本病机多由肝失疏泄条达,气郁不散化火生痰,痰火扰及心胆,气、痰、火蕴结日久,耗气伤阴,心胆两虚所致,虚实夹杂,病程缠绵不愈。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