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BBS 焦虑知识 关注:1 内容:33

    焦虑症的中医病名归属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尊贵铂金
    VIP4

    与世界其他医学一样,中医学对焦虑症的认识有着悠久的历史,部分描述能满足现代精神病学有关焦虑症诊断的症状学要求,部分干预措施和治疗方药至今仍为临床常用。但是,如果以现代精神医学有关焦虑症的诊断标准为研究出发点,历代中医药文献中很少有理论和医案与之完全相符,而许多相关医案多散见于对躯体疾病的记载当中,且对情绪、行为、意志的描述不多,许多时候仅把情绪行为等精神心理表现作为病因病机来描述。此外,由于历代大部分医家对疾病病史的叙述阙如或过于简单,无统一的术语规范,导致无法判断是否属于广泛性焦虑症、惊恐障碍。迄今为止,有关焦虑症的中医认识仍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处于混乱状态。

    本章以国内外现行的有关焦虑症诊断标准为基本依据,以现象学为观察的主要切入点,探讨焦虑症与中医“惊悸”病、郁证、虚劳、奔豚气病、不寐、卑偞等的关系。

    第一节焦虑症与中医惊悸病的关系

    现代中医内科学教科书和许多大型参考书均约定俗成地把“惊悸”归入心悸或心律失常疾病。我们通过复习相关文献,认为中医学中的惊悸病属神志病范畴与焦虑症的关系尤为密切,现探讨如下。

    惊和悸的基本含义与焦曠绪朗表现似

    在中国的文字学中,惊从马,敬声,本义为马受惊。如《说文》说:“驚,马骇也。”《战国策·赵策一》记载:“襄子至桥而马惊”。引申义又包括如下数种。

    ①惊动、震惊,如“宫庭震惊”(《楚辞·招魂》),“其生若惊”(《吕氏春秋·慎大》)

    震惊百里”(《易·震卦》);②惊慌、恐惧,如“秦王惊,自引而起”(《战国策·燕策》),“闻人声亦惊起”(《石钟山记》);③纷乱,如“莫敢直言,其生若惊”(《吕氏春秋》),“细尘障路起,惊花乱眼飘”(北周·庾信《侠客行》)。此外,惊还有

    惊恍(惊慌,害怕)、惊怖(惊慌恐怖,惊吓)、惊疑(惊慌疑惑)、惊嘬嘬(非常提心、害怕的样子)、惊怖惕息(战战兢兢、恐惧不安的样子)等表示害怕、恐惧的词语。

    悸,形声,从心,季声,本义为害怕,心惊肉跳。如“悸,心动也”(《说文》)

    惶悸兮失气”(《楚辞·悼乱》),注:“悸,惧也”;“忽魂悸以魄动”(《梦游天姥吟留别》)。此外,悸也有悸震(震惊)、悸颤(怕得发抖)、悸心(心怀恐惧)

    悸怖(恐惧)、悸恐(犹惶恐)、悸悚(恐惧)、悸罔(惊恐迷乱)等表示害怕恐惧的词语。

    惊与悸合在一起组成“惊悸”一词,意为:惊慌而致心悸,十分担心害怕如“仰惟爵高宠厚,俯思自效,忧深责重,惊悸累息,如临于谷”(《后汉纪·献帝纪五》);“臣狂失心,惝怩惊悸”(《新唐书·李祐传》);“猿啼虎啸,令人惊悸”

    (《苹野纂闻·终南勇士》);“多情的女孩子,被她朋友的痛苦吓住了,她显得比道静更加惊悸不安”(《青春之歌》)。

    焦虑情绪是焦虑症首要的、必备的临床表现,以害怕、恐惧为核心症状。例如,在惊恐发作中表现为突如其来的惊恐体验,仿佛窒息将至、疯狂将至。在广泛性焦虑症中表现为持续的无明确对象或无固定内容的恐惧,或提心吊胆,或精神紧张。可以看出,尽管惊、悸、惊悸、焦虑的提法不同,但均以“害怕”“恐惧”为基本含义。

    二、晾病与集處症的墙床表玑粗似

    “惊悸”的病名由《金匮要略》首次提出:“寸口脉动而弱,动即为惊,弱即为悸。”宋代陈无择首次将惊悸分为“惊悸”和“忪悸”,严用和《济生方》改忪悸”为“怔忡”。暂且不论中医学中的“惊悸”病是否一定出现心脏的急剧跳动,但肯定涉及“害怕”“恐惧”等神志症状,并常与失眠等其他神志症状互为主从。

    首先,精神惶恐、坐卧不安、甚或神志恍惚是“惊悸”病的常见表现。如《三因极一病证方论》云:“惊悸,则因事有所大惊…遂使惊悸,名曰心惊胆寒”《杂病源流犀烛》载:“惊者…触而易惊也。悸者,心痹病也。非缘外有所触自然跳动不宁”;《血证论》明确指岀:“悸者,惧怯之谓。惊者,猝然恐惕之谓”;

    《医方考》亦云:“怔忡者,心中惕惕,恍惚不安,如人将捕之状也。”

    其次,惊悸多与失眠、多梦同时出现。例如,《中藏经》记载:“胆者中正之腑也,号为将军……虚则伤寒,寒则恐畏,头眩,不能独卧;实则伤热,热则惊

    悸,精神不守,卧起不宁”“(心病)虚则多惊悸,惕惕然无眠,胸腹及腰背引痛,喜(一作善)悲,时眩仆。心积气,久不去,则苦忧烦,心中痛,实者喜笑不息梦火发。心气盛,则梦喜笑,及恐畏。”《太平圣惠方》记载:“夫胆虚不得睡者是五脏虚邪之气干淫于心。心有忧恚,伏气在胆,所以睡卧不安,心多惊悸,精神怯弱,盖心气忧伤,肝胆虚冷,致不得睡也。”《圣济总录》记载:“治肝胆虚寒,夜间少睡,睡即惊觉,心悸,神思不安,目昏,心躁,肢节萎弱。补肝,去胆寒和气。五补汤方”“洽胆虚睡卧不安,精神恐怯,酸枣仁丸方”“治胆虚冷,头痛心中惊悸,睡卧不安,常如人将捕之,精神不守,五味子汤方”“治胆虚冷,精神不守,寝卧不宁,头目昏眩,恐畏不能独处,山蓣丸方”。《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记载:“(定志圆)治心气不定,五脏不足,恍惚振悸,忧愁悲伤,差错谬忘,梦寐惊魇,恐怖不宁,喜怒无时,朝差暮剧,暮瘥朝剧”“(平补镇心丹)治丈夫妇人心气不足,志意不定,神情恍惚,夜多异梦,忪悸烦郁,肾气伤败,血少气多,四肢倦怠,足胫酸疼,睡卧不稳,梦寐遗精,时有白浊,渐至羸弱”“龙齿镇心丹)治心肾气不足,惊悸健忘,梦寐不安,遗精,面色少华,足胫酸疼”。有研究者通过查阅“不寐”和“惊悸”的古代文献发现,二者虽然是两种不同的疾病,分别都有独立的内容,但是二者常常是互为主从的关系。对134种历代医籍、医案有关不寐资料的统计结果显示,失眠合并有惊悸不安症状者占37.4%。

    隐藏内容需要开通VIP才可以看见

    开通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