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BBS 焦虑知识 关注:1 内容:33

    中医中“恐”的病因病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尊贵铂金
    VIP4

    脏腑功能异常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肾主耳……在志为恐”。《灵枢·九针论》云

    “精气并肾则恐,并脾则畏。”马莳《灵枢注证发微》云:“肾虚而余脏精气并之则善恐。”张介宾《类经》云:“气并于肾而乘心之虚,则为恐。”姚止庵《素问经注节解》云:“肾之志为恐,精气并而入之,则志偏胜是也。”指出恐为肾之志若肾气虚,或乘心之虚,或志偏盛,而致伤神,均能引起恐惧之症。提示恐惧的发生与肾脏关系密切。

    《灵枢·本神》云:“肝气虚则恐。”《素问·调经论》云:“肝藏血,血……不足则恐。”《素问·脏气法时论》云:“肝病者…善恐如人将捕之。”张志聪《灵枢集注》曰:“肝者将军之官,故气虚则恐,气实则怒。”张介宾《类经》云:“肝虚则胆虚,故气怯而善恐。”杨上善《太素》云:“肝主于筋,人卧之时,血归于肝,故魂得舍血也。肾为水脏,主于恐惧;肝为木脏,主怒也。水以生木,故肝子虚者,肾母乘之,故肝虚恐也。”以上解释可概括为两种,一者认为肝主恐,一者认为恐本为肾志,而见于肝者,乃子虚母乘所致。可见,除肾脏外,恐惧的发生还与肝关系密切。

    《灵枢·邪气脏腑病形》云:“胆病者,善太息,口苦呕宿汁,心下澹澹,恐人将捕之,嗌中吮吮然数唾,在足少阳之本末,亦视其脉之陷下者灸之,其寒热者取阳陵泉。”《灵枢·四时气》云:“善呕,呕有苦,长太息,心中儋愴,恐人将捕之;邪在胆。”张介宾《类经》注曰:“见人惕惕然者,邪在胆也。”张志聪《灵枢集注》云:“胆病,则胆气不升,故太息以伸出之……心下澹澹,恐人将捕之者胆气虚也。”提示恐惧与胆的病变有关,现代中医临床往往从心胆气虚来论治焦虑障碍而获效。

    《素问·宣明五气》云:“胃为气逆、为哕、为恐。”姚止庵《素问经注节解》

    注曰:“肾虚则恐,恐非胃病也。然胃本多气多血,其火最盛,火盛则烁水,水虚肾弱,肾不敌胃故为恐。胃病亦恐,不可不知也。”胃火炽盛,肾水受灼,肾虚则恐。提示胃病可见善恐,但机理是由于肾水受伤。从焦虑症临床看,许多患者尽管表现出明显的中焦气机受阻之实证,背后往往隐藏着本虚。正如清代医家张璐在《张氏医通》中指出:“恐者,似惊悸而实非,忽然心中恐惧,如人将捕之状,属肾本脏,而傍及他脏

    《素问·大奇论》云:“脉至如华者,令人善恐,不欲坐卧,行立常听,是小肠气予不足也。”张介宾《类经》注曰:“小肠属丙火,与心为表里,小肠不足则气通于心善恐。不欲坐卧者,心气怯而不宁也。行立常听者,恐惧多而生疑也。”

    此恐惧的形成是由于小肠之气不足,上通于心,则心气亦虚,故善恐惧。本段经文所述之“脉来如草木之华,轻浮柔弱,其人易发惊恐,坐卧不宁,内心多疑。”

    符合焦虑症敏感多疑的人格特点。

    (二)误治

    《素问·诊要经终论》云:“夏刺秋分,病不愈,令人心中欲无言,惕惕如人将捕之。”姚止庵《素问经注节解》云:“误刺秋分,则伤在肺矣。肺主气,肺伤则气馁弱而不能言。气馁弱,则怖畏而如人将捕之。”“惕惕”为恐惧貌,此责之于肺伤。提示误治可导致焦虑

    (三)经脉和气血功能异常

    《素问·刺腰痛》云:“飞阳之脉,令人腰痛,痛上怫怫然,甚则悲以恐,刺飞阳之脉,在内踝上二寸,少阴之前,与阴维之会。”飞阳之脉发病使人腰痛,痛处的气郁不通而肿胀,严重时出现情志悲哀而恐惧。关于“飞阳之脉”,姚止庵《素问经注节解》云:“(飞阳之脉)是阴维之脉也……并少阴经而上也。少阴之脉前,则阴维脉所行也。足少阴之脉,从肾上贯肝膈,人肺中,循喉咙,挟舌本。其支别者,从肺出络心,注胸中。故甚则悲以恐也。恐者生于肾,悲者生于心。”提示阴维之脉病变可引起焦虑。

    《灵枢·经脉》云:“肾足少阴之脉……气不足则善恐,心惕惕如人将捕之是为骨厥。”杨上善《太素》注:“肾主恐惧,足少阴脉气不足,故喜恐,心怵惕。”

    提示足少阴经脉病候中可见到善恐的症状。

    《素问·刺疟》云:“足厥阴之疟……意恐惧,气不足,腹中悒悒,刺足厥阴张志聪《素问集注》云:“志意者,所以御精神,收魂魄。经云:肝气虚则恐。盖肝脏之神魂不足,故意恐惧也。”提示足厥阴病变导致恐惧。

    《素问·刺疟》云:“足少阳之疟……恶见人,见人心惕惕然,热多汗出甚,

    刺足少阳。”提示足少阳病变,胆气虚则出现精神不安,心跳恐惧,好像有人要逮捕他一样。

    《素问·痹论》云:“心痹者,脉不通,烦则心下鼓,暴上气而喘,嗌干善噫,厥气上则恐。”此言心痹之证,血脉不通,烦躁而心下鼓动,突然上气喘息,咽喉干燥,噯气,厥气上逆则为恐惧。关于“厥气上则恐”之症,张介宾《类经》注厥气,阴气也。心火衰则邪乘之,故神怯而恐”,张志聪《素问集注》注:“心气厥逆于上,则不能下交于肾,肾气虚,故恐也”。张介宾从心火衰、邪气乘解释张志聪则从心气逆、肾气虚、心肾不交理解,各得其理。无论责之于何脏,其机理总归于厥气上逆则为恐惧,对指导惊恐障碍临床辨治有一定价值。

    《素问·四时刺逆从论》云:“夏刺肌肉,血气内却,令人善恐。”姚止庵《素问经注节解》云:“却,闭也。血气内闭则阳气不通,故善恐。”张志聪《素问集注》云:“夏气盛长,而血气已外出于孙络矣。血脉出于阳明,外溢与肌腠,夏气在孙络,而使之溢于肌中,则血气虚却于内矣。阳明脉虚,则恐如人将捕之。”提示血气阻滞不通和血气亏虚均可导致焦虑。

    (四)阴阳相搏

    《素问·脉解》云:“所谓恐如人将捕之者,秋气万物未有毕去,阴气少,阳气入,阴阳相搏,故恐也。”提示“阴阳相搏”可导致“恐如人将捕”之焦虑情绪。但对此“阴阳”,各注家有不同的理解,张志聪《素问集注·卷五·脉解篇第四十九》曰:“秋时阳气虽入,而阴气尚少,故万物虽衰,而未尽去。阴气少,则阴气正出矣。阳气入,则与所出之阴相搏矣。阴阳相搏,则少阳、厥阴之气皆伤。肝气虚则恐,胆病者,心下愴愴,如人将捕之。”而在《素问集注·卷四·宣明五气篇第二十三》张志聪又注为:“盖心肾为水火阴阳之主宰,是以心虚而阴精并之则喜,肾虚而阳气并之则恐。此水火二气,上下交并。”再看张介宾《类经》注:“阴气,言肾气也。阳气,言邪气也。阴气将藏未藏而阳邪入之,阴阳相搏,则伤肾而为恐,故亦应秋气。”对于“阴阳”的不同理解皆言之有理,临床上应当根据具体情况加以运用。

    五)小结

    可以看出,善恐的发生与心、肝、肾、胆、胃等多个脏腑有关。正如《证治准绳》云:“脏腑恐有四:一曰肾,《经》云:在脏为肾,在志为恐,又云:精气并于肾则恐是也;二曰肝胆,《经》云:肝藏血,血不足则恐,戴人曰:胆者敢也,惊怕则胆伤矣,盖肝胆实则怒而勇敢,肝胆虚则善恐而不敢也;三曰胃

    《经》云:胃为恐是也;四曰心,《经》云:心怵惕思虑则伤神,神伤则恐惧自失是也”。经脉涉及足少阴经、足厥阴经、足少阳经和飞阳之脉等多条经脉。提示焦虑情绪的病因病机主要与心肝(胆)肾功能失调关系密切,尤其是肝肾。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